曝巴萨打算开启梅西续约谈判!要留他到至少36岁

Written by on 2020年1月6日 in lovebet吧

巴萨计划开启梅西的续约谈判

《世界体育报》的头条消息称,巴萨已经告知了梅西的父亲豪尔赫,表示俱乐部打算开启梅西的续约谈判。

豪尔赫最近几天都在巴塞罗那,并且现身克鲁伊夫球场,也在诺坎普看了国家德比。他完全可以设想巴萨高层会联系他,因为就在10天之前,巴托梅乌在采访中表示希望在结束最后一个任期之前和梅西续约。而这个计划已经开始初步的推进,有可能在圣诞节期间,梅西就会在罗萨里奥与俱乐部进行谈判。

梅西和巴萨目前的合约2021年夏天到期,报道称届时巴萨主席巴托梅乌的任期也会结束,而巴托梅乌是没有可能连任的。因此在任期结束之前和梅西续约到2023年,是巴托梅乌的一个愿望。

《世体》提到了普约尔的例子,表示梅西的合约情况与这位巴萨前队长是有一定可比性的。2014年3月份,普约尔在合约还剩两年的情况下,因为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再能跟得上巴萨的要求了,西班牙中卫决定在那个赛季末就结束了职业生涯。

货币政策宽松 各国股市向好

与股市投资者的风险担忧相类似,全球债券市场未来风险也不容忽视。在经济基本面下行压力较大和宽松货币政策环境的共同影响下,当前发达经济体国债总量中20%以上为负利率债券。这一长期低利率环境将促使投资者为了追逐风险收益加大配置风险高、流动性差的资产,也将成为未来全球金融市场的一大风险来源。

然而,从市场表现来看,自2009年3月份至2019年12月初,标普500指数已经上升373%,MSCI全球股指也已经上涨220%。从2019年数据来看,截至12月6日,MSCI全球指数上涨了21.9%。其中,发达经济体股市更是强势增长,标普500指数涨幅为25.49%,MSCI欧洲经济暨货币联盟指数涨幅为20.81%,日经225指数涨幅为16.69%。与此同时,MSCI新兴市场指数也实现了8.63%的涨幅。

经济基本面的动力弱化和全球金融市场的高度流动性在全球债券市场的表现更为直观。2019年前三季度,对美国和欧洲经济压力的担忧和央行宽松政策转向导致美欧长期国债收益率不断下行。

资本市场“虚胖” 金融科技走强

风险持续积累 “高泡沫”引关注

回顾2019年全球金融市场,最为显著的特征是经济基本面下行压力不断加大与全球金融市场长牛并存。全球主要央行低利率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虽然支撑了金融市场的牛市,但并不能保证全球市场的稳定性,造成全球市场震荡的症结仍然是贸易和地缘政治风险等不确定性。

与股市水涨船高并行的是投资者对风险累积的担忧。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长期低利率政策和宽松货币政策是否已经导致了金融市场“高泡沫”一直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当前,大量机构投资者将资金转投美国股市,认为美国经济的基本面要好于欧洲和日本。但是,随着美国税改红利逐步消退,未来股市何时出现高位回落成为悬在投资者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与此同时,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导致当前发达经济体低评级公司融资更为便利,大量低评级债券的出现将成为全球金融系统性风险的又一来源。

事实上,在2019年一季度全球股市收复2018年四季度大部分失地之后,就有投资者质疑全球股市与经济基本面分化的表现到底能够持续多久。研究表明,各国央行的宽松政策预期和举措极大提振了各国股市。

这一震荡表现更多体现在美国的盟友——欧洲和日本市场。今年5月份,受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5G产业面临不确定性影响,日本和欧洲市场在汽车、半导体等产业的拖累下出现了明显下行,日本股市更是在二季度出现了-2.4%的表现。

展望2020年,各方上调了2020年经济基本面增长预期,这为投资者提供了一定支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期2020年经济走势要好于今年,因而投资者中“牛市不会因为太长而结束”的观点赢得了更多市场。据此,花旗财富管理认为,2020年全球股市可能仍有6%至8%的上行空间。

全球主要央行宽松货币政策虽然支撑了金融市场的牛市,但并不能保证全球市场的稳定性,造成全球市场震荡的症结仍然是贸易和地缘政治风险等不确定性。一季度,美欧股市和新兴市场股市强势增长无疑得益于贸易摩擦阶段性缓和;二季度、三季度贸易摩擦解决路径的不确定性再次导致全球市场出现波动;四季度贸易摩擦的缓和又再次部分提升了投资者风险偏好和信心。

从经济基本面上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连续多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率。最新报告已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3%,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慢增速,也是2017年以来最严重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多次强调关税壁垒冲突上升、贸易和地缘政治风险不确定性以及发达经济体结构性因素导致了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在2019年凸显。

2019年一季度和二季度,全球主要央行开始调整政策预期。其中,美联储虽然下调了增长和通胀预期,但也暗示将会调整利率走向以对冲下行风险。欧洲央行也表示将会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低利率政策。到了三季度,全球主要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举措更为明显,其中美联储如市场预期两次降息,欧洲央行也开始重启量宽。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造成全球市场宽松再度来袭,全球股市也随之水涨船高。

《世界体育报》认为,双方无疑是会达成一致的,当然还得看看会有一些怎样的条款。此前《国家报》曾爆料称,在目前这份合约中,梅西每年夏天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选择是否终止合同。对此梅西表示虽然有这个条款的存在,但他并没有任何提前结束这份合约的想法。

牛市虽好,但其背后存在低增长、低通胀的宏观基本面问题以及资本市场的高流动性、泡沫问题。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持续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并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实现了经济复苏,但复苏力度并不及预期。大量流动性并没有带来主要发达经济体通胀回升,这凸显了实体经济需求不足。在这一形势下,货币宽松政策的持续和流动性再次注入意味着资本市场“虚胖”成分在不断累积,金融系统性风险在逐渐上升。

在地区分布层面,中国和亚太区国家在全球金融科技创新中日益凸显。在100强企业中,亚洲地区入选数量为34家,高于欧洲、美洲和英国企业数量。其中,全球前十大金融科技企业中,蚂蚁金服、京东数科和度小满金融分别位列第1位、第3位和第6位,显示了中国在金融科技产业领域的领先优势。

在产业分布层面,支付交易公司、财富管理公司、保险公司和借贷公司是当前金融科技企业的四种主要形态,支付交易公司在全球金融科技企业中占据较高比重。

其中,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一季度末下降至201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3月份出现了3年期国债收益率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倒挂这一令人担忧的现象。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在同期下降至负利率区间,这也是自2016年10月份以来的首次。此后,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的政策预期导致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在二季度再次下调40个基点左右,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探至-0.33%。三季度,9月份欧洲央行重启宽松和美联储降息,叠加经济数据持续恶化趋势,造成美欧国债市场收益率再次下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在8月底达到1.5%的低位,并曾短暂低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最终季末较二季度下滑30个基点。同样,三季度1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进一步下滑了24个基点至0.57%。

其中,针对处于历史高位的美股市场,投资者预计2020年下半年股市可能受到美国总统大选因素的影响,加之更严格的银行信贷标准,以及此前收益率曲线倒挂可能增加24个月后的市场波动性,花旗财富管理对于2020年下半年股市保持谨慎乐观。

在传统金融行业焦虑上升的情况下,新兴的金融科技行业在2019年迎来新的发展。毕马威日前发布的2019年金融科技100强报告显示,全球金融科技创新100强企业在最近一年中共计吸引了180亿美元资金。同时,资金流向更加集中于位居前列的企业,一年内吸引1亿美元以上资金的企业数量为32个,高于2018年的26个。

«